城市分站
甘男马旭||厚道而朴实的大哥
时间:2020-11-11 03:30:28
编辑:芳菲

厚道而朴实的大哥

甘男马旭

我的大哥名叫马金奎,我们兄弟姐妹都叫他大哥。他退休后居住合作市法院宅楼。之前,他在玛曲县水电局,开了26年的卡车……

微信图片_20201111113236.jpg

父亲发须皆白后,一提大哥就凄怆泪下。他在快去世的日子里,拉着我的手说了许多他想给我说的话;其中,爱重复的几句遗嘱是:我走后,你大哥就是你们的家长,要对他像对我一样!末了,他又老泪纵横地说:我对不起你大哥,既是他原谅了我;他为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付出,超出了做儿子的责任与做兄长的义务。

父亲的话没有丝毫的夸张。1962年,我们家在藏区夏河县阿木去乎时,父亲被划为政治犯,抓去后坐了3年的冤狱。在那3年中,大哥帮母亲领弟妹,做饭、扫地、洗衣服,以至跟母亲进林背柴火、拾牛粪,卖钱拉家务。那时,大哥还不到10岁。

1966年,父亲无罪释放,我们被强迫迁返,回到老家临潭新城。接着,又被迁移到新城公社最偏远的山村即东山族尼。1970年“教育界回潮”即考试升学的制度恢复的那年,从新城东山小学毕业的大哥,虽为偏僻山村毕业生,但以第二名的成绩考取了临潭一中。当时,大哥高兴了,东山小学高兴了。可那时,因父亲是释放人员,在村子里头低、人矮、精神短;加之我们兄弟姊妹多,也就是说吃饭的人多,劳动力少;父亲没有让大哥上学,就让年少的大哥参加劳动,帮大人挣工分,为我们苦粮食。那时,我们这个挨着饥饿的家庭,在思想上还要遭受痛苦和难心的折磨;大哥也常常背人垂泪……

大哥长到16岁时,因矫健英俊,被征兵的人看中,经体检全面优秀。可那时正在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村里的一个姓吴的红桃老K暗奏,结果因父亲坐过冤狱的事,使大哥遭受落选。那时,大哥除了为没有头绪的日子唉声叹气外,没有其他埋怨。

20世纪70年代中期,弟妹们都上了小学,我和二哥也上了临潭一中。那是一段全国农民吃不饱肚子的年月;尤其,我们家里吃饭的人多,劳动的人少。就在那个长年困苦的岁月里,大哥与父母风雨同舟地硬支撑着我们的家,全力挣扎着养活我们。特别是我们的族尼小山村,离能砍取柴火的林地卓尼大峪沟等地,少说也有上百里的山水之距,下彻满3天的大苦,方能用人力车艰难地拾回一趟烧柴。但是,每个星期天,我和二哥要进城返校时,大哥就为我们劈小、捆牢那每一根都有他与父亲汗水的烧柴,让我们高高兴兴地背上去学校,去读书。他仍然没有怨言,没有牢骚,一直至今。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父亲平反了。那好比千年的铁树终于开了花,本来话就不多的大哥,他老是满脸挂笑。然而,二哥是高中毕业生,再经一段上山下乡的知青过程,工作顺利得到分配了。可大哥却因没上成学、没文凭,分不上工作。最后,他去临潭参加那年的初中毕业之考,竟然也考得了初中毕业证,虽然没占上名次。至此,我方知大哥长期自学,从未间断。接着,他得到了“留成青年”的待遇,招上了工。

微信图片_20201111113240.jpg

大哥虽长期是个开卡车的司机,却一向能吃苦耐劳,干活迈力;凡工作之事一贯任劳任怨,加之正直豪爽,待人厚道,在玛曲人缘非常好。所以,他多次被单位评为先进。我和二哥因读书成了干部,与我们相比,大哥虽是个靠勤劳吃饭的人,但各方面都比我们孝敬老人,疼爱弟妹。

我们家居住在合作西山坡四道弯,距合作唯一的幼儿园3公里,距合作三小两公里。而那时靠西山坡的路,几乎长期坑坑洼洼,年年修修补补;尤其一到夏雨季,泥泞相连水坑,特别难走。但父亲离休后,就主动把长孙留在身边,用自行车接送,风雪无阻,一丝不苟。按他自己的话说:我欠下你大哥的太多了。

父亲一生烟酒不沾,只喝点茶,大哥就常整斤整斤的买来高价鲜茶。父亲年迈后爱吃些肉,他每次省亲时就提着新鲜羊腿。父亲老了,眼睛常不舒服,他就给父亲买了好几百元的石镜。父亲说皮夹克隔风,他花上千元,让父亲穿上皮夹克;却给父亲说是单位上发的福利。他没图什么,只为老人能舒心。

在弟妹们未成年之前的岁月里,母亲是家属,父亲一人的工资是不够用的。我和二哥由于诸多原因多半成为靠不住。大哥也与我们这两个知识分子般的干部不计较,一如既往地给家里买煤买油、给钱,帮老人拉家口。

后来,在父亲病老住院的3个月里,大哥挺身站出,承担了主要的医疗费,且不与谁都提开支。紧接着,父亲去世后,在丧葬中,大哥独自就提供了两千多元的开销。

出殡时,大哥不带一丝勉强地、虔诚地跪下了他那高大而宽厚的身躯,十分悲痛地哭了。他对父亲没有半点的怨念,且一往情深。那一年,父亲去世后,他明显瘦了,白发也明显的多了。

1996年,我遇到房改,想买下自己的住房,借不到钱时,大哥一次性地借给我了拿8千元,相当于现在的8万。又几年后,小弟结婚没房子时,大哥和大嫂商量后,给小弟凑了两万元,让小弟修上了住房。于是,我们认为大哥大嫂人好,大哥有本事、有出息、能挣钱,大嫂人善良。

然而,2001年当我坐大哥的卡车,在玛曲草地上颠簸一整天时,当途中大哥的偏头疼与脚痛风病犯了后,他咬着牙忍痛开车时,他的那表情如针扎我心。特别是途中我听了他说有货的时候,他是如何没日没夜的开车;还有早年去迭部沟拉木材时,因不想带拦路搭车的四川群众,挨了用斧子头背打的事之后,我方觉大哥的厚道与高大,是那么的真实而饱满。然而,在2001年底,当单位集股基建时,大哥竟然拿不出上万元,是他的好同事、老朋友乔光林先生借给了他3万块钱……

大哥,我们今生遇到您这样宽容厚道的兄长,确是前世的造化,今世的幸运!

大哥,今天我站在社会的大广场上,替父亲向您说:辛苦了,您真的辛苦了!

大哥,今后的日子还一望无际。在前方的长途中,望您与大嫂多加保重,一路走好!天道酬勤也酬善,你们的人生先苦后甜!

1998年初稿,2020年定稿。

微信图片_20201111113244.jpg

作者简介:

学术论文多署名甘南马旭,文学作品则署名甘男马旭。1963年生。甘肃临潭人。临时职务甘南藏族自治州政府发展研究室主任、州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等。学者、作家。在国家级报刊发表学术论文及文学作品上百篇,人民网、新华网等3多家媒体有报道。部分作品被译为外文在多国发行,可见互联网。

微信图片_20201103180624.jpg

丝路文博网-凯得传媒| 业务合作(欢迎垂询*携手共进):

1、文化、旅游类宣传业务; 2、文旅活动、产品营销策划业务; 3、文旅类会议会展及外文翻译业务; 4、宣传片、纪录片视频拍摄制作业务; 5、景区开发运营项目业务; 6、风景区户外网红打卡宣传业务; 7、资源可置换业务; 8、文博网旗下【丝路大商】商城平台合作业务(设有经典文创、书画走廊、手工艺品、非遗臻品、丝路食汇、导游优货等,征集以上作品及产品持续中。并征集作品:视频、图片、创作等)。

客服电话:13893358186(资料接收微信号)

合作热线: 13893312500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 自媒体,不代表 的观点和立场。
已获得点赞 6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