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分站
难忘三次纯真的泪
时间:2020-07-24 10:28:06
编辑:芳菲

纪实文学

难忘三次纯真的泪

甘男马旭

人的这一生中, 总是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流泪。然而,有一些流泪,则是终生无法忘记的;尤其是感动的泪、至爱的泪和心疼的泪,无论岁月如何远去。

一、心直口快的二哥

1982年,我在农业银行夏河县博拉公社营业所工作。是年12月底,我因年轻不懂事,在感冒的高烧中,由于太渴,便敲破水缸里的薄冰,大口猛饮了带冰碴的冷水,结果热人被冷水激伤,双眼患疾并引起病发性白内障。治疗五年多却病情加重,视力左眼降至0.02,右眼降为0.1。

那时,我在模糊的世界里一塌糊涂地过着。一分为二地说,双眼好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塑料布,无论观看什么, 全凭光的感觉来判断。说具体,吃菜时分不清碟子里,哪一块是肉,哪一片是菜。每次参加单位联欢时,就要遭受那些无事生非,在工作上总是嫉妒我的人的嘲弄。走路凭脚感,认人听其声。写作时,辩别不出传统的稿纸上是横行还是方格;老是左手压着稿纸,右手拿的笔尖从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分开的两指缝行中间、从左往右移动着吃力地写。

儿子马少天长到了4岁,我还未清楚地读到过妻子的脸。那多少年,我是长期过着举步维艰的日子。在那漫长的岁月,我因居住合作市骑兵连门口旧教师楼,离单位即在甘南州政府大院内的州志办公室较远,每次骑车去上班时,就由不得回头眷顾一下妻儿——因为视力太弱,无法确保安全回家。

1998年,美国眼科复明协会在平凉行善积德,义务巡医。夏末秋初的8月中旬,我的二哥马元中陪我去平凉做白内障摘除手术。照实说,那些老外在医疗方面人道至真,整个手术前后既不收礼,又一丝不苟。我去时,带了几包甘南草原上牦牛乳制的“燎原牌”奶粉,直接给我的主刀大夫即美国著名的眼科教授康纳德送。他一字一顿地笑着说:我是大夫,给你看病是我的天职;你给我送东西,你们的行为就是这个——说着他伸出小拇指。这也是外国大夫闪光的亮点。

言归正传。那时,像我那样年轻而双眼都患白内障的人只是个别。在手术前做检查的过程中,康纳德教授就特别操心,他顾虑重重地对我说:你患的白内障,是由其它的眼病引发的。白内障既是摘除,但不好保证视力的提高,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太明白了,同时也太伤心了,思想一片昏灰。因为,我自患眼病的那16年以来,就像冬天早晨的白毛女渴盼太阳出来一样,渴盼着白内障的早日成熟,早日手术摘除,一清二楚地看看五颜六色的世界,明亮清晰地过一过正常人过的日子。然而,待我一天一天地熬过16年,熬到白内障成熟后,再从甘南藏区迢迢千里地奔走到平凉市,恳求做白内障手术时,当今世界眼科权威却说,既是手术了眼睛也不一定亮的话……

我失望、我沮丧,我忧心忡忡。那两天,我思想深处的恐惶和心底中的苦酸,确是一言难尽。那时,我的二哥马元中对我复杂而沉重的心情感受的很细,他不停地劝导我,耐心地一遍又一遍的给我说宽心话:别想的太多了,老外只是说不一定。那也不一定不明亮,你说对不?对是对,可我思想上波动还是很难抑制。

搭下的梯子上不上,教下的曲子唱不上。二哥说的我办不到,他说多了,我声音填得瓷瓷地回道:你再别说了,行不?我亲爱的二哥!二哥随声低下了头,生性爱说爱笑的他,那天整整一下午,在我跟前再没有多说一句话。那时,我很痛苦,为我的命运,也为我而受担心受顾虑、还受闷气的二哥。

然而,我做了手术后的第二天,即8月15号的上午九时许,二哥扶我去检查室。当主刀大夫康纳德教授,揭掉一层层我眼睛上缠的纱布时,我热血沸腾,心花怒放,声音变调地对自己也是对二哥说:亮了!我的眼睛亮了……二哥回话的声音,也随我的变调而沙哑地颤抖起来。

当手术后的视力,一下之查到视力表的第九排时,二哥失声大喊起来:啊,0.9 ,0.9!已经看到0.9了!同时,我清楚地感觉到,他在万分的激动中,热泪喷涌而出,满面任流。那激动的言行,那与声俱出的泪水,为我,全部都是为了我;而且,没有带着丝毫的杂念。

二哥,我心直口快的二哥,你为我的那一刻,至今历历在目,今生今世难忘怀;尤其是那两行冰清玉洁的热泪。

二、质朴善良的老娘

那年,我的左眼手术复明三月后,我为报答康纳德教授,写了封感谢信。可信写出后,我找不到邮寄的地址。没办法,我投寄给基督协会在上海办的《天风》杂志社。之后,被一位华侨带往大西洋彼岸翻成英文,在唐人街问世。康教授读悉后,颇感触动。他要来甘南藏区,情愿主动地为我亲自再做第二次手术。4年后即2002年,美国眼科复明协会赴甘南草原播种光明。诚然,我从心里信任的康大夫,能再主刀为我摘除右眼的白内障,使右眼也长出由他亲手播种的光明,也是我极大的渴盼。此次打算,几日后,被我那质朴慈善的老娘获知。接着,她老人家叫我去吃饭。

微信图片_20200724183254 (1).png

说起我那当时已白发鬓鬓的老娘,用一句话交待她的这一辈子,那就是一生坎坷,阅尽了人间沧桑。她虽劳务了大半生的农,却比一般农民要苦得多,因为曾被在政治运动中,错划为反革命的我的父亲,仅坐狱、劳改就断断续续的16年。老娘年轻时,掏沙洗沙、拾牛粪卖过钱,受过为救重病的一个儿子将另一个儿子送给他人的罪……她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也是淳朴善良的一生。

在那个指鹿为马、黑白颠倒的“文化大革命”的岁月里,父亲被错打成政治犯后,我们背井逃难,颠沛流离。一次路过临潭县流顺公社的一个名叫巴日的小山村;在村头一户无人无院墙无大门的农家的土台阶上歇息时,年幼而不谙世事的兄长,将那家晒的一双旧布鞋,孝顺给光脚行走的老娘。老娘穿上走了好长一段路后,毅然返回去将那双布鞋还放原处。她说:这鞋是人家省下来穿的。人家回来后找不到鞋,会难过。

1978年,父亲平反,老娘成了家属。我们生长在她身边的8个儿女,先是靠父亲64元的工资维持生活。几年后,我们大的几个兄弟姐妹,陆续长大。而长大后的我们,除了大哥还关顾大家庭外,再都成了车户哥、各顾个,对老人没有好好地敬上过孝心。不过,老娘看着自食其力能的我们,她就满足了,且能朴素地幸福起来。

微信图片_20200724183258 (1).png

1995年,父亲病逝时,老娘却还负担着小的3个弟妹的生活。之后,她省吃俭用,十分艰难地帮3个弟妹成了家。而她有时上街,手里的5元钱攥去又能攥回来,既是被汗水渗透……

然而,在我要做右眼复明手术的那个头一天,老娘把我叫去,将500元现金给我,其中的不少则是捋展的另票凑成的。我拒之不收,我知道这是她攒下的抚恤金,也是她全部的储蓄,我不能接受,无论说什么。

我们僵持了一会,老娘哭了,哭得很辛酸。她说她对每个儿女都一样的疼,虽然我是个当干部的老儿子,但总是娘的儿子,不要叫她怎么办?我无法彻底拒绝那含辛茹苦的、纤尘未染的母爱。我在接受她的一百元的同时,控制不住眼眶的潮湿。透过泪水,我模糊的看到,满头白发的老娘,别过皱纹纵横的脸,抹着朴素慈善的面容上流下的至爱的泪,我感慨万端:可怜天下父母心!

三、憨厚重情的儿子

2002年的6月19日,我又做了右眼白内障摘除手术。这次手术由于医前准备工作中的过失,做的非常不愉快。那不是康教授主刀过程的不细心不到位,而是因为我个人的因素,手术前因注射了麻药两次,使麻药过重的强烈反映,手术后眼压剧增,麻药的痛疼整整让我饱受了两天两夜。外国的大夫说,任何剧烈的疼痛,麻药能生效:而麻药痛了就无药可救,只有死挨。那一天,我的头脑里面,象用无数把锋利的刀尖,唰啊唰地用力猛划,且一阵紧似一阵。我痛死了,整天抱头呻吟,苦不堪言。

尤其那天夜里,我犹如在人间的地狱里困苦地熬了一辈子,有说不出的漫长。最痛疼的是夜里23点左右,我真的已觉等不到天亮,要是身边没有苦苦守候的妻子和儿子,我没准会跳楼,虽然我是个男人。

康纳德教授获知后,深更半夜亲自赶到我的病房,给我以身示范地指教道:双手扶着窗沿台,同时双膝盖活动,最少两千多次,多则可达四五千次,就可以解决痛疼问题。我当即实践后,慢慢见效。也是从此,我头一疼,或眼睛一不舒服,就如此锻炼,持续至今。

微信图片_20200724180732.jpg

指甲与肉相连,十指与心相连,而父与子肝肠也是相连。我头脑中要命的痛疼,直接伤痛着我的儿子马少天的心。那时,他在合作市第一小校一年级1班。到手术后的第三天,麻药慢慢过后,痛疼稍微减轻下来时,马少天才把他那大大的头,极为亲切地投进我的怀里,憨厚而深情地说:爸爸,这两天我在上课时,一直悄悄地流泪。同桌的同学问我哭什么?我说我爸爸做了手术,头痛得没有办法,我太难过了……

我的家乡古洮州有句俗话:父母的心在儿女上,儿女的心在石头上。但从此,我觉得那句俗话是相对而言的,它不能包括所有的儿女;因为天下有不少儿女,他们的心也真的在父母上。

在友情、亲情、夫妻情等,都流行靠钱物来维系的这个年代里,儿子马少天这么至纯至深地心疼我,小心灵苦遭折磨,并悄无声地为我偷偷流了两三天的泪。当时,我听着他的诉说,在他那丰隆而饱满的宽额上,禁不住亲了一口。随之,一种从未有过的天伦之幸福涌上心头,使我久久感动!

微信图片_20200724180720.jpg

[作者简介]学术论文多署名甘南马旭,文学作品则署名甘男马旭。1963年生。甘肃临潭人。临时职务为甘南藏族自治州政府发展研究室主任、州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等。学者、作家。在国家级报刊发表学术论文及文学作品上百篇,人民网、新华网等有报道。部分作品被译为外文在多国发行,可见互联网。

网站二维码.png

丝路文博网*甘肃凯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业务合作:

1、文化、旅游类宣传业务; 2、文旅活动、产品营销策划业务; 3、文旅类会议会展及外文翻译业务; 4、宣传片、纪录片视频拍摄制作业务; 5、景区开发运营项目业务; 6、风景区户外网红打卡宣传业务; 7、资源可置换业务; 8、文博网旗下【丝路大商】商城平台:设有经典文创、书画走廊、手工艺品、非遗臻品、丝路食汇、导游优货等,征集以上作品及产品持续中。并征集作品:视频、图片、创作等。

客服电话:13893358186(资料接收微信号)

合作热线: 13893312500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 自媒体,不代表 的观点和立场。
已获得点赞 6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