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分站
71年前的今天 兰州解放!
时间:2020-08-26 13:14:34
编辑:芳菲

兰州战役概况视频

71年前的兰州战役

是解放大西北中

最关键、最激烈的一场决战

兰州决战的胜利

掀开了西北历史新的篇章

在这次战役中

中国人民解放军

浴血奋战英勇杀敌

以伤亡8700余人的代价

歼灭敌人2.7万余人

重温一段历史,重寻一种感动

我们回到历史发生过的地方

找寻曾经的辉煌与传奇

回顾历史

兰州战役,是第一野战军于1949年进行的一次规模最大的城市攻坚战,是解放大西北进程中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决战。此次战役彻底摧毁了以马步芳军事集团为核心的国民党军西北战略防御体系,使西北其他反动军队完全陷入分散、孤立的境地,打通了进军青海、宁夏和河西走廊的门户,为新疆乃至整个西北地区的解放铺平了道路,实现了西北全面解放,为新中国的诞生增添了浓墨重彩的华章。

微信图片_20200826211828.jpg

解放军炮火封锁了敌军退往铁桥之路

31团2连连长李应邦,用自己的身躯堵住枪眼,为我军后续部队开辟了前进的道路;4连司号员孙明忠,是全团有名的“小鬼”,年纪虽小,但机智勇敢,腰里总是绑满手榴弹,紧跟着连长作战,当连长身负重伤,没有干部代理时,他挺身而出接替指挥,带领全连仅有的18名战士,打垮了敌人的反冲锋……在这场激战中,这样的英雄故事还有很多。31团团长王学礼、30团政委李锡贵、32团副团长马克忠等3000多人壮烈牺牲,无数战斗英雄前赴后继,浴血奋战,视死如归。

微信图片_20200826211833 (1).png

我军用人力将大炮拖向阵地

窦家山、古城岭、营盘岭、沈家岭、狗娃山、中山桥,每一块既熟悉又陌生的兰州土地上都曾发生过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兰州战役是西北解放战争中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城市攻坚战。在这场战役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浴血奋战,英勇杀敌,以伤亡8700余人的代价,歼灭敌人2.7万余人。

微信图片_20200826211836.jpg

兰州战役示意图

01 血战沈家岭

8月19日,解放军第二兵团第四军十一师由韩家寨地区向沈家岭攻击前进,20日,在阵地进行土工作业。21日8时在炮火掩护下,向敌八十二军一九O师五六九团攻击失利。25日5时再次发起猛攻,敌军急调一OO师骑兵团、五八八团一个营、保安四团、三五七师第二团增援投入战斗。解放军四军第十师三十团投入战斗,配合十一师作战,十一师、十二师密切协同,先后击退敌军多次反扑,激战至19时,除少数敌军逃跑以外,歼敌3000余人。在战斗中,第三十一团团长王学礼、第三十团政委李锡贵、三十二团副团长马克忠壮烈牺牲。我军伤亡严重,三十一团1500人只剩下不足300人。

微信图片_20200826211838 (1).png

我军把红旗插上沈家岭主阵地

02 抢占古城岭

8月21日6时,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六十五军,向据守马家山、古城岭、大顶山敌八十二军第一OO师第二团一部发起攻击,至23时,第六十五军先头部队攻占古城岭,后续部队亦迅速攻占马家山全部阵地。敌守军除逃跑外,其余1300余人全部被歼。而后,全军追击残敌20里,在兰州东郊消灭残敌。

03进攻狗娃山

1949年8月22日,解放军四军十师由丰寨进军西果园、马家湾子和上狗娃山地区准备发起进攻。23时驻下狗娃山敌八十二军一九O师第五六八团突然向十师部防御阵地偷袭,并一度突破第一道阵地,第十师反击击退。25日,第十师二十八团为主攻团向下狗娃山敌军发起攻击,一举突破前沿阵地,残余敌军逃往黄河桥被歼灭。此战歼敌3400余人。

04再取窦家山

1949年8月25日10时50分窦家山战场,解放军第十九兵团第六十三军分三路向国民党第八十二军第一OO师第二团一部及青海保安第一团发起攻击,经过激战取得全面胜利。此战歼敌1000余人。

05 激战营盘岭

1949年8月19日到21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兵团第六军对敌八十二军第二四八师第七四二团和第七四一团一个营及一个独立营攻击受挫。遂调整部署,改变攻击战术。25日6时,向三营子猛攻,至16时,攻破第三道防御阵地,夺占营盘岭主阵地三营子,歼敌大部。敌300余人逃往二营子。26日3时,六军占领营盘岭。此战歼敌3100余人。

06 夺取中山桥

1949年8月25日夜,溃逃敌军通过黄河铁桥,企图逃往河西地区和青海,解放军第二兵团第三军十九团直插西关和黄河铁桥,迅速控制西关城墙制高点。黄河铁桥被控制后,斩断了敌人的后路,迫使逃敌渡黄河,淹死2000余人。

07 兰州解放

1949年8月26日11时许,兰州城内残敌全部肃清,国民党未参战的两个军和马步芳少部分逃兵向西宁、永登逃窜,马步芳和敌前总指挥马继援乘车由庙滩子逃向西宁,至此,解放兰州的战斗全部胜利结束。

此役,不含外围,人民解放军共歼灭马步芳精锐2.7万余人。第一野战军浴血奋战,共伤亡8700人。

微信图片_20200826211840.jpg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兰州

微信图片_20200826211842.jpg

兰州人民热烈欢庆解放

珍贵文物述历史

彭总指挥部的桌椅

在兰州战役纪念馆内,有这样一处还原的场景:窄小的房间,正中放着一张方桌,旁边是同样黑漆的木椅,墙上还挂着一张作战图。而这,正是1949年决战兰州之前,彭德怀司令员兼政委率领的第一野战军的指挥部。

留存下来的桌椅,正是当年彭总所使用过的。

1949年,第一野战军千里追击来到兰州。8月16日第六军四十九团率先进入榆中县城,在县城击溃马家军侦察部队的一个连后,解放了榆中县城。

兰州战役打响在即,第一野战军急需找到合适的地方设立指挥部。最后,在榆中县连搭乡乔家营的王文生家,设立了第一野战军的指挥部。在定远镇猪嘴岭设立了十九兵团指挥部,司令员杨得志、政委李志明进驻;在和平镇邵家泉设立了六军指挥部,司令员罗元发、政委张贤约进驻;第六十三军在金崖镇尚古城设立了政治部,在歇驾嘴和李家庄设立了战地医院,在清水驿和甘草店设立了后方医院。

微信图片_20200826211847.jpg

彭总指挥用过的桌椅

彭德怀司令员的一野指挥部在乔家营,而住所在乔家营一侧的大柳树村村民苏希芳的家里。

大柳树村的苏希芳家有四间房屋,彭德怀司令员住在上堂屋,参谋长阎揆要住在下堂屋,两位参谋住在厨房里。当时彭德怀和阎揆要在住所和指挥部之间乘坐一辆黄篷布吉普车,每人佩带一支手枪,两人都穿着和战士一样的灰布军服,脚上穿着“牛舔鼻”青布鞋,被子是洗得发白了的普通军用被。不同的是每人铺着一条豹皮褥子,吃的多是炒菜馒头。

据记载,1949年8月19日,彭总走进苏家,由于一路奔波操劳,进屋就睡了。21日晚上本来回来就晚,据苏希芳回忆,彭总和阎揆要通宵没睡,25日总攻当天,彭德怀何时走何时回房东都不知道,26日他俩凌晨就出发了。

19日晚入住时,阎揆要向房东提出要把他们住的三间房子的窗户纸撕掉,在征得房东同意后他们自己动手撕掉了窗户纸。26日凌晨,解放军战士还回来带几张白纸请房东自己糊上,然后帮助房东把院子打扫干净,感谢房东后就回部队去了。

2009年2月27日,兰州战役纪念馆第二次布展前从榆中乔家营蒋得金家征集到这张木质桌子和两把木质座椅。省文物鉴定委员会给这一张桌子两把椅子鉴定为一级文物,馆藏号为LZG001,其中桌子为001,两把椅子为002。

一枚哑弹

2014年,当时兰州战役纪念馆正在进行提升改造,沈家岭的一位农民在挖水渠时,正好挖出来一枚哑弹。村党支部书记孙延忠从这位农民手中要来了这枚哑弹,送给了曾经在沈家岭扶贫后来到兰州战役纪念馆的馆长瓮志义。

经过考证,这枚哑弹的背后,还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1949年8月25日,解放兰州的战役打响后,27岁的马宜生任第一野战军4军11师32团一营一连连长。1949年8月19日他所在的一野4军11师32团到达阿干镇附近,部队立即在沈家岭构筑工事。

微信图片_20200826211850.jpg

珍藏在兰州战役纪念馆内的哑弹

在8月21日兰州战役试攻中,马宜生的左肩中弹,他抱着“轻伤不下火线”的信念,依然一直坚持到最后。8月22日和23日下起大雨,十一师开始做总攻前的准备,在经历了长达7个小时的急行军后,虽然人困马乏,但不能出声,也不能使用灯光火烛等,以免被敌军发现。

当时的条件非常艰苦,为了不惊动当地的老百姓,战士们晚上都是住在附近的土洞或者挖好的战壕里。吃的东西更是难找,当时地里的玉米已经成熟了,偶尔能喝到热的玉米糊糊。但偶尔不能解决经常的饥饿,在大家四处设法找食物的时候,意外发现前两天敌军的炮弹落在粮食地里,地上炸出了很多土坑,土坑里居然有土豆,这些炮弹“炸”出来的土豆还真暂时解决了战士们的生存问题,虽然没有炊具,土豆只能生吃,但还是解决了战时的粮食问题。

但后来的一发炮弹,却让马宜生遭遇了九死一生。

兰州战役总攻打响后,沈家岭战斗格外激烈。敌人的炮弹与地面撞击的巨大响声震耳欲聋,猛烈的冲击,沙石四溅,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土腥味,地面强烈地震动着。突然,一枚敌人的炮弹砸在他的身边,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马宜生顺着前面炮弹的冲击力趴倒在地,击碎的石头和土块纷纷砸在身上,他的半个身子已经被飞溅起的沙土掩埋,当时他已经忘记了疼痛,闭上眼趴在地上等待那最后一声巨响。

可是几秒钟过去了,炮弹并没有爆炸,他慢慢爬起来上前一看,最后这一发落在他身边的炮弹把地面砸了一个大坑,并且距离只有短短的三米多,如果爆炸必死无疑。万幸的是,那是一枚哑弹,并没有爆炸,算是捡回了一条命。战役结束后,马宜生所在的营,算他在内只剩下了5个人,其他战友们没有留下一字一句就牺牲了。

这枚哑弹,记载着只有27岁的马宜生第一次那么深刻地与死亡近距离接触,在战场上九死一生的传奇故事。

一封信和两枚勋章

古城岭战斗结束后,窦家山下的胡海清收到了一封特别的来信,信的落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5军政治部。信中说:“兰州战役……因有你儿胡兴国同志给我人民解放军带路,攻上古城岭阵地,消灭马匪,也是为了早日解放兰州……出尽了一切力量而光荣完成任务。”

随信而来的,还有两枚徽章,一枚是人民功臣奖章,一枚是西北解放纪念章。

信中提到的胡兴国,便是这两枚奖章的主人。

微信图片_20200826211852.jpg

胡兴国的信件

故事还是要从头开始说起:1929年2月10日胡兴国出生于榆中县和平镇范家营村的武术世家,从小就跟着祖父胡春霖练拳习武。兰州战役前,马家军在马家山上解放军进攻路线上埋设地雷,作为当地人,他在放羊时把地雷阵看得十分清楚。

1949年8月,胡兴国成为了十九兵团六十五军一九三师五七九团营尖刀连的向导,他把尖刀连带进阵地后与战士们一起剪敌人的铁丝网、挖战壕,并在21日初攻中发挥自己的武功优势,用连长给他的一把日本战刀一连砍杀了五个敌人,与敌人拼杀了三个昼夜。到22日夜里,一百多人的尖刀连包括胡兴国只剩下20人,他和剩余的战士一起被部队接替下来疗伤。

微信图片_20200826211855.jpg

胡兴国的奖章

古城岭战斗结束后,十九兵团已经批准了胡兴国的军人身份,派人来胡兴国家要带走这位和部队一起拼杀的战士去解放宁夏,但由于家中老人的坚决反对,他才没能当兵去继续打仗。

后来,六十五军政治部写信给胡兴国的父亲胡海清,并随信一起寄来这两枚勋章。一枚是1950年胡兴国被西北军政委员会授予“人民功臣”称号的勋章,一枚则是西北解放纪念章。

战后,胡兴国把六十五军政治部来的信和功勋章一并收藏起来,从不向任何人说起,继续务农习武,也从来没有向政府提出过任何要求。但他一直没有忘记过曾经一起牺牲搏杀的战友,每年的清明节他都要到兰州市烈士陵园看望长眠在这里的烈士。

2012年9月18日,胡兴国来到纪念馆,把当年六十五军政治部写来的信和他荣获的两枚勋章捐赠给了兰州战役纪念馆。

时至今日,胡兴国已是90岁高龄的耄耋老人,但他仍旧精神矍铄,耳聪目明。“我这辈子见过真正打拳时,拳风呼呼作响的便是胡老。就在几年前,胡老来纪念馆里时,一招一式间足以看得出他深厚的武功功底。”兰州战役纪念馆馆长瓮志义在采访时,对记者说道。

新时代、新青年

今天的我们能过着和平、幸福、安宁的生活,来之不易,是千百万解放军战士冒着枪林弹雨,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们要倍加珍惜。无论敌人从海上来还是空中来,我们都会用不怕苦、不怕难、不怕死的劲头去消灭他们,这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现在的年轻人依然可以传承,用在建设我们的国家上,用在面对个人的生活难题上。

微信图片_20200826211857.png

71年的风雨历程

一代又一代的兰州人

将继续秉持英勇无畏的革命情怀

和大义凛然的英雄气概

所有的一切

成就了无数先辈金戈铁马的峥嵘岁月

也成就了如今的新兰州

微信图片_20200826212403.gif

71年发展巨变

71年沧海桑田

作为兰州人

这段历史,必须铭记

微信图片_20200826212423.jpg

微信图片_20200826212425.jpg

微信图片_20200826212428.jpg

在这个值得铭记的日子里

向所有为兰州解放事业

作出贡献的英雄们致敬

缅怀先烈,激励未来

来源: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

网站二维码.png

丝路文博网-凯得传媒| 业务合作(欢迎垂询*携手共进):

1、文化、旅游类宣传业务; 2、文旅活动、产品营销策划业务; 3、文旅类会议会展及外文翻译业务; 4、宣传片、纪录片视频拍摄制作业务; 5、景区开发运营项目业务; 6、风景区户外网红打卡宣传业务; 7、资源可置换业务; 8、文博网旗下【丝路大商】商城平台合作业务(设有经典文创、书画走廊、手工艺品、非遗臻品、丝路食汇、导游优货等,征集以上作品及产品持续中。并征集作品:视频、图片、创作等)。

客服电话:13893358186(资料接收微信号)

合作热线: 13893312500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 自媒体,不代表 的观点和立场。
已获得点赞 0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