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分站
【征稿选登】沿祁连山一路向西,感受大美甘肃
时间:2019-10-19 12:27:56
编辑:芳菲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831.jpg

图:磅礴祁连山 | 摄影:晓阳

祁连山即“天山”之意,

一开始它就是一座被赋予了神圣使命的山。

巍巍祁连山脉东起乌鞘岭,西止当金山口,

东西长约1200公里,南北宽约300公里。

从河西走廊南望,

连绵起伏的祁连山直插云霄,

阻断了内蒙古沙漠和柴达木盆地荒漠的啮合,

挡住向东部中原推进的沙漠。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834.jpg

扼守荒漠的祁连山©晓阳

如果说甘肃像一柄玉如意镶嵌在中国版图上,

那祁连山脉就是这柄如意的腰脊。

冰川雪山的融水和山区降雨,

孕育了一条条养育绿洲的河流,

充足的水源保证了草原的呼吸。

祁连山是伸进西北干旱区的一座湿岛,

供养着河西走廊上的每个生命。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836.jpg

云舞银蛇祁连山©晓阳

顺着雪水的指引,

我们仿佛看到历史的印迹,

彪悍的匈奴牧羊狩猎,在这里肆意生长。

光天化日下袭击满载货物的驼队,

月满狼嚎时劫掠熟睡的边塞村庄。

自张骞凿空西域,汉武帝设立河西四郡之后。

商队行者络绎不绝,

把祁连山孕育的一片片绿洲连缀在一起,

东起武威西至敦煌,相互渗透。

河西走廊从此开启了交流融合之门,

搭造起一条连接东西文明的交流通道。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840.jpg

祁连雪山©一宛鹄

如今驾车从兰州出发,

沿着祁连山脉一路向西,

在这里你将看到地球上除了

海洋和岛礁外的一切景观。

沿途的牧人在放牧,生活日月流转般如常。

曾经的河西咽喉乌鞘岭静候于此,

只是它变成20多公里的时空隧道。

让人从现实走向历史时空,

从历史看到逝去的沧桑和辉煌。

多年以后,当你想起那个长途跋涉的下午,

你会发现自己也不过是时空中的过客。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843.jpg

乌鞘岭长城©牛民

穿越乌鞘岭隧道便进入武威,

只要稍留心就会看到残存的长城。

这里曾是盛唐商贸繁荣的国际大都市,

吸引着李白、王维、王之涣等文青纷纷“西漂”,

把才华兑现成脍炙人口的千古笔墨。

这里也孕育了深厚的五凉文化。

人们的风俗习惯和对现世的理想,

不会随生命的流逝而泯灭。

而是在宗教中得到寄托,

在黑暗的墓穴中得以存留。

佛窟艺术的鼻祖天梯山石窟在这里落成,

高僧鸠摩罗什和昙无谶曾长期驻留于此传播佛法。

如今古朴的佛像眼神中折射出的庄重,

似乎在印证着千年前的繁盛。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846.jpg

巍峨天梯山石窟 ©刘鹏

当人们揭开淤积的泥土,

雷台大型砖石墓葬得以重见天日。

那个风度不凡的时代已经远去,

古老的城池已经成为废墟。

栩栩如生的文物古迹,

活灵活现的马超龙雀,

只是古凉州辉煌的缩影。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848.jpg

天马故乡武威©经典瞬间

不看祁连山顶的雪线,

你会把张掖当作半城芦苇半城塔的塞上江南。

因中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的灌溉,

水草丰美的祁连山草原得到长久滋养,

最著名的要数肃南县的夏日塔拉。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850.jpg

金色牧场夏日塔拉©小舸

草原汇集了自然的气息,

也汇集了传奇民族裕固族的文化,

在这里你会情不自禁敞开心扉与他们共舞。

败走大漠的匈奴大呼: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如今山丹马场的良种战马继承了远古的雄风。

黄昏时站在焉支山下看战马奔腾,

萧瑟西风,铁马铮铮,

会让你恍惚间跳跃到,

汉家将士驰骋苍茫大地的错觉中。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853.jpg

山丹军马场 ©海阳

如果你运气特别好遇到的是晴天,

那么阳光下丹霞折射出的靓丽色彩,

会让你的瞳孔为之放大,再放大。

QQ图片20191019203646.jpg

张掖丹霞地质公园 ©林文钦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858.jpg

七彩丹霞 ©视觉影像空间

弹指间沧海桑田,一刹那转身千年。

长城第一墩饱受风沙侵蚀如今已所剩不多,

但仍是河西文明永恒的纪念碑。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901.jpg

静寂阳关 ©张建华

古老的嘉峪关城楼屹立在城市的西南方向,

这里曾是进入内地最难逾越的关口。

在嘉峪关下看祁连雪峰,

青砖白玉,楼宇冰峰,

总让人陷入对这些历史沉淀景观的思考。

丝路上活跃了千年的往来商旅消失在历史烟云中,

风沙中的“天下第一雄关”静候东西来往的游客,

也追忆着河西走廊金戈铁马的生动岁月。

戈壁落日西下,雄关满身辉煌与大漠融为一体。

这一天对你来说或许是平常的一天,

但它已经在这里守候了太长时间,

见证过很多人生命中最不平凡的日子。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903.jpg

夕阳下嘉峪关,远处即是祁连山 ©网络

或许因河西石窟群中集大成者莫高窟的存在,

很多人提起丝绸之路时第一个想到的城市就是敦煌。

通往西域的北、中、南三条线路汇集于此,

各种肤色的工匠艺人沿线经年累月地跋涉,

寻找工作和盈利的机会。

在这里流血流汗的人们找到了冥冥中寄托灵魂的宗教,

更不惜财力把信仰画上墙壁。

莫高窟就像叠加的时空切片,

成为世界上信息承载量最大的佛教石窟。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906.jpg

莫高窟 ©经典瞬间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908.jpg

黎明玉门关 ©望秋叹

敦煌以西约八十公里,

南北屹立着玉门关和阳关这两座大漠雄关扼守丝路门户。

南来北往的人都有刻骨铭心的人生遭遇,

葱翠的绿洲曾是他们的安全区,

这里寄托了熙来攘往各色人的梦想,

凝聚着西陲征夫守望的乡情。

如今西行主路已沿着河西走廊过瓜州后向西北而去,

只是阳关的悲凉仍像铁块一样凝重不化。

要是几个现代朋友在阳关亭阁中把酒迎风,

目睹漶漫无极的荒芜,

即使不互道别离,

酒过三杯也会醉意迷离。

微信图片_20191019202911.jpg

阳关古道 ©海阳

从古至今这些从河西走廊展开的行迹,

在交通不便的年代之所以

伟大又充满神秘的传奇色彩。

是因为这一路布满了:

大漠、戈壁、雪山、险滩、悬崖、草地;

酷热、严寒、雨雪、风沙、高海拔;

还有战乱、盗匪、民族、语言、宗教等人文障碍。

这一路的艰难非常人所能承受,

只要走一半就是探险家。

在交通便利的今天它依然张开胸怀,

静候着着每一颗探寻河西的心。

文/冯易唐

来源:微游甘肃

001.png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 自媒体,不代表 的观点和立场。
已获得点赞 4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暂无评论